首頁 > 政策導航

在職研究生報考政策

2005年04月13日
  2005年我國研究生招生政策有重大調整,考生報考研究生將不再需要自己所在單位簽署同意報考的意見。這一改革措施,使憲法賦予公民的受教育權從長期的單位賦權、社會賦權回歸到公民自己的手上,無疑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但是,報考研究生不需要單位簽字,為考生提供了一定方便,并不是解決了所有的問題。在職考上研究生一旦被錄取,能否真正地獲得深造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單位的手中。因此,每年都會引發這類問題的糾紛,既牽扯勞動關系,又有檔案問題,還涉及到人事制度。如何理順這些錯綜復雜的關系,取得讀研的權利呢?為此,記者采訪了有關專家。

  一位在職研二學生說,以前在職人員“考研”必須單位批準的制度曾沿襲了數十年,在某種程度上把部分人才阻在了高校研究生院的大門外。因此,有的考生破釜沉舟甚至選擇辭職。但更多人則因擔心一旦沒考取就會“失業”的嚴峻后果,只得無奈放棄。如今,新政策的出臺給這部分人打開了大門,他們可以毫無后顧之憂地走上“考研”之路。

  對于這項政策,高校負責人普遍表示:學校將堅決貫徹執行。清華、北大、人大等校研究生院的“招辦”相關負責人都表示:對考生、考生的單位和招生單位三方來說,考生與招生單位之間是一種報考與選拔錄取的關系,而考生與所在單位之間是由合同產生的各類責任關系,應由考生本人與簽約單位協商處理,與招生單位無關。過去這個關系沒有理順,如今新政策解決了這個難題。

  據教委負責人介紹,考生雖然在報考時免去了一道程序,一旦被錄取,若其與所在單位發生矛盾,考生仍需自行處理。學校一般不會與考生單位直接交涉,考生要脫離原來的單位,由考生自行解決,學校不會參與此事。如果單位不同意,考生又不辭職,矛盾無法協調時,還是有可能不得不放棄入學資格。

  勞動問題專家左祥琦律師認為,在職讀研的決定權依然掌握在單位手中,而報考權只是把學校在其中的關系和作用明了了,考生和單位的問題依然沒有改變。那么,單位制約考生的關鍵是什么呢?左律師說單位的“王牌”就是檔案,考生考上研究生后不能轉移檔案,是問題的根本所在。檔案的問題最難處理的原因就是沒有直接有效的配套管理辦法和監督機關,例如考生如果因為檔案被扣向勞動仲裁提出申訴,仲裁是不受理的;再向勞動監察舉報,監察部門也會因為沒有制約手段而無法處理。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檔案成了“都不管”,也成了單位“克”人的殺手锏。

  要想解決好與單位的關系,使單位能夠成功地“放”人,專家建議考生首先要分清楚自己與單位的關系到底是什么,然后再按部就班地“出招”。

  第一步:看清勞動合同“和睦分手”

  考生應該先把自己簽訂的合同的性質和內容搞清楚,應注意的是兩方面內容:一是合同中有沒有規定限制考研的條款,因為如果沒有具體的限制,那么考生就不存在違約的情況,也就不會涉及經濟補償和違約糾紛;二是合同的期限長短和性質,現在不少單位簽訂的是聘任合同,如果合同期限已過,那也就沒有勞動關系了,單位也就無權干涉了,另外很多單位因為聘任合同的性質,在沒有特殊情況時,是不會卡住不放人的,一般都會與員工解除合同的,而不會鉆牛角尖,耽誤員工的前途。

  第二步:依法處理違約金“和平解決”

  有的單位在簽訂合同時的確有限制的規定或提前解除勞動合同需要賠償的規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考生也應該冷靜地對待。首先,要明確自己的目標,如果選擇讀研深造,那么就要履約進行賠償;然后,如果賠償不合理或單位有意刁難,可以找勞動部門解決。這樣,就可以比較和平地與單位脫離關系了。

  第三步:檔案關系需要友好協商

  專家普遍認為,如果單位沒有任何理由而就是執意扣考生的檔案,這類問題是最為棘手的。因為,沒有有效的手段可以“敦促”單位放行檔案。所以,考生只能盡量與單位友好地協商解決,不要和單位鬧得不可開交使自己處于“不利”的境地。同時專家也呼吁,由于我國社會保障體制尚不健全,導致現在的人事檔案被賦予了太多的社會功能。因此,如果人事管理制度、檔案管理制度、社會福利制度等不進行相應的配套改革,人才自行流動,仍會存在不少障礙。而像考研問題如果可以與檔案脫鉤呢,這將把研究生的大門敞開得更大一些。

招生信息
pk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