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相關信息

專家表示:僅靠刑法處罰還遠不是打擊作弊終點

2015年12月07日來源:中國教育報

組織考試作弊將面臨最高七年有期徒刑,專家表示——

打擊作弊,入刑遠不是終點

  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首次明確將考試作弊規定為一種具體的犯罪行為,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出臺的關于《刑法修正案(九)》具體罪名和時效問題的兩項司法解釋也于10月30日頒布。由此,考試作弊的刑法處罰體系已初步完善,多年來社會輿論嚴懲作弊行為的呼吁也終于在法律層面“落地”,此舉有利于樹誠信、轉考風、變學風。

  但是,也有法學專家表示,刑法修正案的相關規定還需要進一步明確、具體,僅僅依靠一條刑法規定也無法徹底解決考試作弊問題,作弊入刑,還遠不是終點。

  考試作弊為何要設罪入刑?

  作弊組織化程度越來越高,懲處難度越來越大

  在《刑法修正案(九)》出臺之前的法律體系中,對于作弊組織者和參與者是有一定懲罰手段的,有些行為可以應用刑法或者治安管理的規定進行處罰。比如,替考者將因使用偽造身份證被治安拘留;如果存在金錢交易,還可能涉及行賄、受賄類犯罪;購買答案的將構成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用無線耳機作弊的構成涉嫌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此外,《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對在校學生、在職教師等的替考行為也作出了相應規定。

  那么,為何還要將考試作弊的相關行為明確納入刑法處罰范疇?負責刑法修改的全國人大法工委刑法室在立法背景闡釋中表示,這主要是基于近年來破壞考試秩序犯罪出現的新變化:考試作弊活動越來越猖獗;組織化程度越來越高,涉及面越來越大;考試作弊越來越多地使用科技手段,難以防范;形成了相互依賴、分工嚴密的利益鏈條,懲處難度越來越大。

  因此,立法機關在聽取教育部門以及社會各界的建議后,在刑法中明確作出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為他人實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規定的考試試題、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代替他人或者讓他人代替自己參加第一款規定的考試的,處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最新出臺的司法解釋則進一步將《刑法修正案(九)》的這一規定具體分解為三個罪名:組織考試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代替考試罪。

  作弊入刑該如何解讀

  對考試舞弊行為進行“全鏈條打擊”,維護國家考試制度

  在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盧建平看來,當前,考試舞弊行為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刑法對組織者、提供幫助者、出售試題答案者、替考者、被替考者的“全鏈條打擊”,體現了維護國家考試制度的重要性。特別是“槍手”與雇主都要受到拘役或者管制的刑法處罰,這也彰顯了國家更加注重維護社會誠信的態度和決心,其警示和教育意義非常明顯。

  盧建平認為,除了打擊范圍擴大,這次作弊入刑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處罰力度加大。比如,對作弊器材的提供者,以往多以非法生產、銷售間諜專用器材罪入刑,這一罪名的刑罰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現在這一行為,如果情節嚴重,面臨的刑罰就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也就是說,原來的最高刑成了現在的最低刑,懲罰力度明顯提升。

  對于這樣的刑法規定,長期研究考試問題的內蒙古民族大學教授蔣極峰認為,當前,將作弊行為入刑,是非常及時的,也是保障公平、公正、科學選拔人才所必需的,其震懾意義不言自明,有利于樹誠信、轉考風、變學風,對于整個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和法治建設也將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作弊入刑就夠了嗎?

  刑法規定有待細化,打擊還需配套措施

  對于作弊行為的泛濫,此前,很多人認為這是懲處力度不夠導致的。但隨著作弊入刑,違法者的“機會成本”越來越高。那么,對于懲治作弊,目前“入刑”的規定真的就夠了嗎?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作弊入刑只是初步解決了“有法可依”的問題,要真正減少作弊行為,還有“有法必依”“執法必嚴”的問題。當前,對于作弊行為,第一個處理的部門一般都是教育機構,也就是說第一時間介入的并不是司法機關,這就可能導致一些法律明確規定的責任得不到追究,存在法律規定能否落實的問題。

  在蔣極峰看來,《刑法修正案(九)》中的規定雖然及時,但還需要進一步細化、明確,他最大的疑惑是如何理解“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范圍:“國家考試,到底是國家的統一考試還是國家層面組織的考試?對于哪些考試屬于入刑范圍,應該有一個明確、具體的解釋。”

  蔣極峰還表示,遏制考試作弊行為需要刑法,但僅依靠一個刑法條文,還遠遠不夠。防止作弊行為是個系統工程,需要各個方面的配套措施,不僅需要懲治手段,更需要各個環節的嚴格管控。對于考試本身的組織、管理過程中出現的瀆職等方面的問題,也應該根據嚴重程度入刑處理;從源頭、制度上杜絕考試作弊,要盡早制定統一的考試法,明確各類考試的組織方式、權責分工和法律責任,進行統一規范管理,建立一套多層次考試法律體系。(記者 翁小平)

招生信息
pk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