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研動態

免試認定教師資格:師范生不用重回“起跑線”

2020年08月21日來源:光明日報

日前,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推進師范畢業生免試認定教師資格改革,由院校考核教學能力。允許教育類碩士及以上學歷畢業生、公費師范生免試認定教師資格。開展教師教育院校辦學質量審核,審核通過院校的師范畢業生可免試認定教師資格,便利師范畢業生就業,提升教師隊伍素質。

為促進更多師范畢業生就業,在已出臺的“先上崗、再考證”階段性措施基礎上,對一定范圍內的師范生免試認定教師資格,會對教師準入帶來哪些影響?當認定權交給院校,院校該如何考核學生的教學能力,又怎么避免院校“放水”?

制度化承認:師范生非師范生為何“區別對待”

拿到教師資格證是從事教職的最基本門檻。

2000年起,教師資格制度全面實施。2011年,教師資格國家統一考試制度試點啟動,所有申請教師資格的人員,包括師范類學生,均需要參加教師資格考試。

有統計顯示,2019年參加教師資格考試的人數達900萬,已經接近高考報考人數。教師資格考試成為最熱的資格考試之一。

“國家統一的教師資格認證解決了各地認證質量參差不齊的問題,方便教師的全國流動,但也存在條款過多、管理過死的情況。”華中師范大學教授羅祖兵坦言,受疫情影響,今年教師資格認證考試延遲,應屆畢業生無法按原計劃應聘教師崗位。

參加教師資格證考試的考生群體中,有很大一部分師范類畢業生。他們即便接受了多年專業教師教育,順利獲得畢業證書,但是想獲得從教資格,仍然要參加教師資格考試。

“如果教師教育辦得再好,畢業生也要參加資格考試。長此以往,會影響教師教育院校的辦學積極性以及優秀學生選擇師范專業。”羅祖兵說。

南京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王運來坦言,教師資格考試難度,不會比專業師范院校的教育學、心理學等必修課的畢業要求高。硬性要求師范類畢業生重回“起跑線”,參加教師資格考試,沒有必要。

“教師教育院校擁有專業的教師隊伍、完整的課程體系、嚴格的評價過程,免試認定是對教育碩士等學生所接受的專業能力訓練的制度化承認。”東北師范大學教授秦玉友表示。

多元綜合認證:會不會降低教師資格認證質量

各地教師招聘時,總能看到師范生和非師范生同臺競技。此次改革,并不意味著教師資格證考試退出歷史舞臺。非師范生想要從教,依然要參加這個考試。

羅祖兵介紹,這些年,教師資格經歷了“各地自主認證”到“國家統一認證”的過渡,現在進入了“多元綜合認證”階段,即各院校自主認證和國家統一認證并存,“這有利于增加教師資格認證的專業性和靈活性”。

事實上,多元綜合認證的布局此前已經展開。

2017年,教育部發布《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實施辦法(暫行)》,決定開展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工作,提出通過第二級認證專業的師范畢業生,可由高校自行組織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面試工作。通過第三級認證專業的師范畢業生,可由高校自行組織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筆試和面試工作。

“不是所有教師教育院校的畢業生都可免試認定教師資格,只有辦學質量通過審核的院校才有認證資格,這無疑要求教師教育院校必須重視辦學質量,充分發揮師范院校在教師資格認證中的學術引領作用。”羅祖兵認為。

對于教師教育院校來說,此舉一方面擴大自主權,另一方面也將倒逼人才培養質量提升。

“推行免試認證,實質上是把師范院校和綜合性大學教師教育機構既看成培養機構也看成認證機構,推動培養與認證一體化,這會從源頭上推動教師教育改革,提高教師資格認證質量。”秦玉友說。

考核教育教學能力:如何保證院校不“放水”

對于部分師范生來說,教師資格認定將不再只有全國統一考試一座獨木橋。作為認證主體,院校該怎么考核學生教育教學能力,又怎么保證不“放水”?

“可以把教學能力作為一門課程進行考核,甚至每個學期都安排這類課程,畢業前組織試講等能力測試。”王運來認為,“自主考核將留給院校足夠時間進行過程評價。”

不同院校公費師范生和教育類研究生培養質量、素質水平會有不同,如何保證質量底線與素質底線,需要提前謀劃。

秦玉友說:“必要時可以給所有培養機構定標準,通過不同級認證的專業具有不同的教師資格認證權利;可以給不同層次培養機構定比例,為不同水平的教師教育機構設定不同的教師資格認證通過比例。”

在考核考生教學能力之外,秦玉友建議,加強師德與心理素質考察,要對學生日常行為表現作出客觀評價,對心理健康作出科學的負責任的評價。“教師資格認證機構應該承擔信譽責任,建立倒查機制。如果某位教師出現問題,教師教育機構應該承擔責任”。

“實行多元綜合認證后,院校就有了認證的權責,也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認證機構的資質也應該動態調整,每隔幾年重新審核。如果,某教師教育院校在認證中出現了違規和造假的情況,則應降低其信譽等級。”羅祖兵建議,要把教師資格認證當作國家級考試來看待,建立認證的工作程序,配備專職人員,進行交叉認定,建立強有力的監督管理機制。(本報記者 陳 鵬)


招生信息
pk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