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研動態

從“研”出發,培養勇于鉆研的高層次人才

2020年08月11日來源:光明日報

突出“研”,緊抓課程科研改革,把好“入口”“出口”關

教育周刊:讓“研”貫穿研究生培養的全過程,需要在哪些方面著力?

楊斌:突出“研”,要狠抓研究生課程質量。因為研究生畢業有學位論文這一關,人們在心理上容易對于研究生課程有某種放松的傾向,表現為研究生課程在設課、課與課的關聯邏輯、內容更新、教學法、學生的主動性等方面都有許多不足;研究生課程在體系的完整、平臺課的寬厚、內容的新與深、教學方法上給予學生更大的參與與貢獻度、課程考核評價的綜合性等方面上都大有潛力可挖。學位(分)委員會應當設立專門的課程工作組,針對性地研究與改革研究生課程。研究生教改要從項目深入到課程層面,并抓住不放,直到讓研究生課程整體質量出現大的改觀,涌現出一大批研究生精品課來,這是“研”的基礎。學科評議組和教指委也要在這方面下更大的功夫。學位授權、評估審核要真去看課的實情而不只是看課程清單和教師名錄。

王軍政:除了課程體系要大力氣設計外,研究生的科研訓練要由淺入深,如果一上來交給學生非常困難的問題,一是無處下手,也容易打消其科研興趣。北京理工大學的不少碩士生參加學生科技競賽,讓學生自主組成小組,讓不同學科、學習階段的學生相互學習、溝通、討論,不斷深入,將所學原理、機理變成模型,通過參賽、獲獎,信心就更強了。課程、科研二者應是統一的,課程支撐科研,教師從科研角度出發對課程進行進一步優化和提升。

郭嬌:以新設的第14個學科門類即交叉學科為例,研究生培養過程可突出交叉性。從課程體系來看,鼓勵研究生跨學科、跨院系甚至跨校選課。實施起來需考慮以下細節:學校教務部門或研究生院對跨系或者跨校課程的學分互認;院系給研究生選課留下一定空間;導師對研究生選課計劃進行“把關”,尤其是培養方案之外的課程。地理位置接近、學科互補的學校可實現線下聯合培養;線上課程經過前期準備與疫情期間的大規模實踐也可為研究生提供更多選擇。

教育周刊:在“入口”上,應如何突顯對“研”的考察?在“出口”上,如何加強對“研”的把關?

楊斌:突出“研”,要在人才選拔的入口更有效選材。根據學術學位和專業學位的不同特點,賦予導師和專家組以更大的選材主導權,強化申請與復試中對于學生的興趣、潛質的考察考核,更注重發掘富有創見和鉆研精神的苗子。這需要導師和專家組下更大的功夫來選對人,院校設計更為立體豐富的考核方式,也需要招生政策進一步改革,真正能招到可“研”之才。學術型要考核學術基本功的扎實程度,挑戰既有權威觀點的自信,攻克學術難題的熱望,耐得住冷板凳考驗的堅韌等。專業型要真正了解考生在學習與工作中所體現出的專業素質與品格,在實踐中創造性解決問題的綜合本領等。選對可“研”之才,是“研”的前提,“入口”關既要嚴,也要深和活。

要改革出口的評價方式。學術型研究生的學位評定標準要破五唯,導師和答辯委員會要圍繞學生的創新進行全面深入的評價,以此作為“研”的保障;而不能把關注點轉移到“學術期刊發表數量”上,這會對導師和研究生的選題導向,研究生是否肯下笨功夫走遠路都產生不利影響。要認識到分流淘汰對師生而言是包含壞消息的好事,能激活教育資源,幫助學生更好地認識自己、更有效地發展自己,而不是蹉跎耽擱在不適合的角色中。

王軍政:在“入口”上,選拔要注重體現科學性、公平公正性。考核應該包含對基礎知識、專業能力的考核,復試、面試很重要,應當加強。此外,還應適當擴大推薦免試生比例,推薦免試的學生經過嚴格程序和公示,對學習成績、科研素質、志向目標等都可以進行考核篩選。尤其是學科實力強的綜合性大學,保研名額應當增加。還要加強過程性考核,參與科技創新競賽、國外交流訪問等可以適當納入考核內容,重視博士生資格考試、論文中期考核等。

對于出口關如何分流,現在很多學校已經采用博士學位和畢業證分別授予的方式,如果學位論文還達不到水平,給予畢業證而非學位證;本科直博的可采用授予碩士學位分流等措施。

郭嬌:2019年華東師范大學高教所進行的《中國本科教與學調查》數據調查表明85%以上的在校本科生有讀研意愿,八成以上傾向于國內“雙一流”建設高校。這意味著國內考研競爭更為激烈,高校需要從更多報考者里選出優質生源。

對“研”的能力考察可側重博士生的招生體制改革與分流淘汰機制。博士生培養可適當增加直博比例,一方面銜接高校本科階段的“強基計劃”或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計劃等,打造貫穿本碩博整個人才培養過程的“直通車”。另一方面優化培養過程里的分流淘汰機制,例如直博生在讀博三年內未能開題或通過資格考試等可獲得碩士學位退出。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招生信息
pk彩票-首页